通知公告:
我要投稿
 帐号:  密码:    会员找回密码
风吹叶,云移心--高三(8)徐书睿
日期:2016/9/18  来源:九江市濂溪区第一中学  点击:1772次
风吹叶,云移心
高三(8)徐书睿
 
题记:风儿带着片片落叶飞舞起来,那尚留在母体的叶子也是不甘心落后,便跟着沙沙作响,不知那风儿是否也在引领我的思绪,只知道,抬头望向天空,片片浮云让我有了如是想:

    不知听谁说过:想要知道山的高度,你得站在山脚,当你身处山顶时,你已看不清山有多高,却道山好高。
当初听到这句话时,把它当作至理名言,因为住在山下的樵夫不只一次告诉我那山有多高,而自己走过几遍却仍不知自己走过多少米。如今,我只能相信后面一句话,在山脚我确实不知道我要爬多少级石阶,直至我走过片片落叶,到达一个所谓的峰顶,我看不到山下有些什么。回想起来,在山脚,我不仅不知道这山有多高,更看不到山顶。原来路是要走,才知道有多远,啊,不行,若只知道这有多远,而忘了起点,岂不可悲?
罢了,看那片片落叶,春天还是小嫩芽,夏天绿得发黑,如今还是片片散落大地,它现在又怎知道自己曾经是怎样度过那风雪的季节?

其实,我一直好想去研究那悬崖边的树,临于深谷,倾听着森林的呼唤和小溪的歌唱,虽不是孤独地立在那里,却显得寂寞而倔强。弯曲的身躯上残留着风的迹象,时刻面临着倒下的抉择,却又像要展翅飞翔。
噢,搞不懂,为何这么复杂,呈现在我眼前不知它那深埋岩石下的另一半也会盘根错杂,但愿如此吧,毕竟它让知道:世上有表里如一的东西。

如果这世上真有上帝的话,我不会相信这一切是自然形成的,这一切安排太巧妙。
树与树之间为了避免长期战争,而拉开了些距离,只有那刚出生的小娃娃还不想离开母体太远而紧依着。所有的所有给那位阔少占了便宜,也许他不想浪费这一片空地,便撒下一米阳光。梦幻般占据我的思想,一时之间,想走入光柱,感受神化中的摩幻少女静身时的心境。
也许因为我的异常,也许,还有石阶须要攀,朋友推推我,让我幸免于难。

我终于明白,有的人为何在第一次成功时而把前方的路封住了。到达一个所谓的顶,我累得趴下了,只是这里只有石条与树荫。在这休息应该也是一件不错的事。
歌声是个好东西,再累的时候心情也不会感到沉重,只是你别去听重金属摇滚,噢,不对,这更能激起力量,听轻音乐,会沉沉欲睡吧。只是在这里什么都不是纯粹的抒发着心情,互相庆贺着。于是当离开时,我依依不舍,还想再坐会儿,再听会儿她们的歌声,再揣摹一下边吆喝边为我们喝彩的老爷爷的心境。
唉,成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啊,竟会让我不肯再去拼博,饭是好东西,是它把我带下山的。
 
山下的空气真的没有山上好,不过我现在呆的地方比都市好,没有喧嚣,有着清爽的青石阶,有远离尘世的寂静,不是我偏袒,是因为我真发现为什么在英明君主执政时,仍有隐士,因为这里的世界很纯粹,没有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 ,但这里绝不是归隐的好地方,这里有太多的闯关者,慢慢就不会幽静。
不对,像蒲老先生那样,铺上一张冷席,沏上一壶酽茶,就不定会听到连那些小报的记者都打听不到的新闻。唉,又是一卖点。
不想了,再想,不知道还会想到什么,想的都是些什么啊,没条理的,有点白烂,觉得还是蛮好。
坚信一句话,有自信才美丽,哈哈。
【本文关键词】: